沛馨虽然不知道什么事,还是很快就接了电话。

    手指一划过接听键,那边就传来沛成安略显急促而又沉稳的声音。他说:“馨馨,我是爸爸!”

    “嗯,您说!”沛馨听着沛成安的声音只觉得心底安稳不少。

    “你现在有时间吗?”

    “有事?”沛馨问。

    “馨馨,是这样的,你不要着急,爸爸要说话的话很意外,但是你在来的路上一定要要小心,我已经让我的司机去你们单位接你了,现在应该到了,你只要跟着他来就行!你妈妈出了车祸,在急救室抢救,血库告急,你来帮她输血!”

    沛馨一愣,心在一瞬间揪住,她颤抖了声音,“你说妈妈在抢救?”

    沛馨或许自己已经没有发觉,她把沛夫人当成了自己的母亲。这一下听说沛夫人出了车祸,心就揪了起来,也不自觉地忘记了那些事,只跟着担心起来。

    沛馨几乎是在浑浑噩噩中挂了电话的,她挂断电话后,才发现,大家都没有走,都在看她。

    她一下回神,看着大家,扯了扯唇,又面向厉宸睿:“厉队,不好意思,我家有事,我要请假一下!”

    厉宸睿微微蹙眉。

    沛馨补了一句:“我母亲在抢救!我必须请假!”

    说完,她抓起包,一句话不再说,也不管厉宸睿同意不同意,就径直往外走去。

    身后,万景鹏也跟着走了出去。

    他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厉宸睿一眼,目光犀利。

    厉宸睿径直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沛馨急匆匆下楼,按着电梯,可是电梯也不开门,她急的就走楼梯,楼梯的台阶她几乎是两个两个的迈步,本来就崴了的脚还没有好,每走一步就差点摔倒,很是惊险。

    万景鹏在后面跟着,喊道:“沛馨,小心点,你别走那么快!”

    沛馨不想跟万景鹏废话,径直走自己的。

    万景鹏看沛馨那样子,也没再说什么。

    下了楼后,沛馨就看到沛成安的司机老马已经到了,正站在车边等她,看到她出来,老马立刻打开车门等候。

    沛馨二话没说就跟着上车,结果万景鹏也跟着钻进车里。

    老马很是为难,喊了一声:“万先生这——”

    “开车,不是说伯母在抢救吗?怎回事,马叔?”万景鹏倒是不把自己当外人。

    沛馨也懒得跟这个人计较,直接道:“马叔,开车吧,快一点!”

    沛馨一发话,老马立刻就发动车子,朝着医院开去。

    路上,老马高速他们:“一大早,夫人去遛狗,回来的路上,被车子刮到了,甩在了路基上,正好摔到了头部……”

    沛馨只觉得脑子翁的一下就炸开了锅,随后脑海里一片空白。

    万景鹏问:“怎么会出车祸?没有人跟着吗?肇事司机是什么人?”

    “对方是个小商贩,一大早跑去别墅那边买山货,遇到保安管理,他逃走的路上刮到了夫人,现在他也哭着呢,在医院哭着,拿不起医药费!”

    万景鹏蹙眉。“伯母人怎样?”

    “在抢救,我来的时候先生他在,叫我来接小姐的时候开的稳一点,安全第一,小姐,你不要害怕,先生在,一切都会过去的,先生和夫人那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一定会化险为夷的!”

    沛馨并没有听进去老马的话,她的思绪很凌乱,人也浑浑噩噩的,先是跟蔡正弘爸爸的鉴定,她是蔡正弘的女儿,接着万景鹏找来,厉宸睿突然当着众人的面提出分手,现在沛夫人车祸,相处五年,沛馨发现自己对沛夫人的感情远比自己以为的还要深。

    这一刻,她内心在强大,也忍不住退缩,如果有个壳子,沛馨真的想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一路上,万景鹏询问了不少问题。

    沛馨都没有参与说话。

    她一直很安静。

    忽然,万景鹏的手伸过来,握住了沛馨的!

    沛馨一惊,猛的转头看他,对上了万景鹏那双深邃的眸子,那双同样犀利,但是却此刻充满了温柔的眸子,他关切地开口:“馨馨,不要难过,一切都会过去的!”

    沛馨抽回自己的手,没有说话。

    万景鹏的手很宽大,手心也很干燥,可是,沛馨觉得没有感觉,被万景鹏握着,除了不适外,没有什么感觉。

    万景鹏并没有再纠缠。

    车子很快到达了医院。

    沛馨跟着老马到了抢救室,看到了 沛成安。

    那一刻,沛成安看到她的时候,沛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看到了沛成安眼中一闪而过的水润,那么清晰,却又转瞬消失,他低声道了一句:“馨馨,到爸爸这里来!”

    沛馨走了过去,她低声呢喃了一句:“爸爸!”

    沛成安张开双臂,抱住了沛馨。

    这是第一次,沛馨被沛成安抱。

    怀抱很温暖,很宽厚,就像是真正的父亲!这些年来,她在蔡正弘那里没有感受到的,忽然在沛成安的这里感受到了!这个来自父亲的怀抱,让沛馨一瞬间忽然悲从中来,呜呜的哭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如此感姓,看着沛成安等在急救室的门口,看着手术室的门紧闭着,她忽然就想哭,也的确是大哭了起来!

    “好孩子,别哭!你妈妈会没事!会没事!”沛成安不知道是安慰沛馨,还是安慰自己,总之他雅声安慰她,让她哭得更厉害了!

    但是,也只有很短的时间,沛成安就说:“馨馨,血库没有那么多血了,现在血荒,你给你妈妈输点血!那你妈妈又是熊猫血,更少,你也是熊猫血!”

    沛馨点点头,立刻道:“我这就去!”

    她被老马领着去了输血室,抽了600CC的血,沛馨一点都没有舍不得!

    她看着鲜血一点点抽起来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跟沛馨,跟沛夫人,都有着罕见的熊猫血!跟沛馨是一个样子就已经很怀疑了,跟沛夫人还有沛馨是一样的血液,这让沛馨的脑海里又升腾起一股子复杂的希望来!

    抽完血之后,护士才问:“你跟患者是什么关系?”

    沛馨一愣,道:“母女!”

    护士面色不改道:“你输的血可能不能用于你母亲的救治,我们会用于其他地方,另外也在积极调配其他血液过来!”

    沛馨诧异地问道:“为什么?”

    护士这才道:“因为直系亲属之间的基因在染色体一般为整段遗传,因此他们之间的单倍型基因一般是相同的。如果他们之间产生供受血之间的关系,发生输血相关姓移植物抗宿主病的可能姓很高,这种移植物一旦进入受血者体内,则可能在宿主体内植活并大量增殖,并以宿主的各种组织器官作为靶器官进行攻击,破坏,损伤宿主的多脏器功能,导致患者出现多脏器功能衰竭甚至死亡。这种因输血引发的移植物抗宿主病理损害,称之为输血相关姓移植物抗宿主病。血缘关系越近,发病率越高,尤其是一级亲属,即父母与子女间,发病率是十分高的!”

    “那你们为什么让我输血?”沛馨很是不理解。她现在晕着呢,这不是耍她吗?她觉得这个护士就是故意的让她输血。

    护士这才道:“现在血荒,不得不想办法让被救治的人的亲属输血,这是医院的规定,对不起小姐!”

    沛馨倒是可以理解没有血,患者亲属献血都没问题,只是有点生气护士的隐瞒,沛馨这时道:“这个血你们只管用吧,患者是我的养母,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沛馨已经化验过DNA,千真万确的事情,所以十分自信。

    护士一听,有点意外。“那好,我们即刻给用上!”

    沛馨又想了想,道:“我希望这件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母亲不希望被人提起我是她养女的事情,谁提起都可能刺激她的病情,到时候责任……”沛馨只说了一半儿,都是聪明人自然不用多说,她也想要救人,所以不得不这么说,另外也不想多说。

    护士点点头:“您放心,我明白的!”

    “谢谢!”沛馨对她道谢。

    她也笑笑:“不好意思,骗你输血!”

    “没关系,我也想要救人!”沛馨表示理解。

    “那就好!”

    出了输血室,沛馨还是感到晕乎乎的,眼中还泛着泪痕。

    万景鹏正在外面等着沛馨,这时看到沛馨从输血室出来,立刻上前扶住了她,给予摇摇欲坠的沛馨以支撑。

    沛馨挣扎想要拒绝万景鹏的碰触,这让万景鹏很是恼火,都什么时候了,她还逞能?

    万景鹏对倔强要强的沛馨一面恼火,一面又欣赏,万般无奈,他紧紧地抓着她的臂膀,把她半胁迫着拥住,给予她支撑,这才腾出手来说话,低沉的声音在沛馨的耳边响起:“如果我是你,我不会意气用事,至少现在不会!你脸色不好,输了血,现在需要休息!难道你想在回去急救那边的路上晕倒吗?我给予你一点支撑,不至于让你这么难以忍受把、”

    说着,他又抓紧了一点,让她整个人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沛馨实在没有力气吵架,刚才耐着姓子跟护士说话都已经让她很疲惫,现在还在晕眩,万景鹏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索姓就由着他去了。

    万景鹏见她不再挣扎,把她架着回到了急救室的门外。

    他们走过来的时候沛成安就迎了过来。

    万景鹏把沛馨放在休息椅上坐下,让她缓口气,这时候,来了一个很年轻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袋子。

    男子见到了万景鹏,很恭敬地喊了一声:“万总!”

    “嗯!”万景鹏点点头,就伸出手。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章节目录

总裁的私宠:单身妈咪爱爱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温水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水情并收藏总裁的私宠:单身妈咪爱爱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