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一想,顾浅手上的动作便慢了下来。

    刺客心中一喜,这是坚持不住了?

    当下,他出招越发的凌厉凶猛,并且招招都冲着顾浅脆弱的脖子下手。

    面对他的攻击,顾浅不慌不忙,瞅到了上官如烟的位置后,悄咪咪引着刺客往她所在的方向移动。

    见她只守不功,与她交手的刺客冷笑了声,从腰间摸出了一匕首,握在手中直接冲着她的脖子刺去。

    闻讯赶来的谢景淮恰好看到这一幕,心中大骇,目眦欲裂,暴喝一声:“浅浅!!”

    随后,一道强悍的劲风袭来,猛地将顾浅面前的刺客给击飞了出去。

    刺客吐出一口鲜血,手中匕首脱落,顾浅眸光一闪,速度极快的拿过匕首,运上力道往上官如烟的方向袭了过去。

    这一幕发生的极快,在场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那匕首便已经划破了上官如烟的腰带。

    腰带掉落,上官如烟的里衣瞬间露出,骇的她尖叫了声,直接将周围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众人看着上官如烟那一脸难堪的捂着自己胸部的样子,眸中有些意味深长。

    这里……可都是刺客……都是外男……

    上官如烟露出里衣,那岂不是……

    与此同时,顾浅脑海中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

    “恭喜达成今日任务,获得十点技能点。”

    顾浅还未来得及窃喜,便被人拥入怀中。

    嗅着那熟悉的青竹香,顾浅眸中掠过一抹欣喜,抬头看他,脆生生道:“夫君。”

    将她拥入怀中,谢景淮那颗砰砰直跳的心才安定下来,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道:“不怕,夫君来了。”

    顾浅疑惑的看着他,歪着小脑袋。

    她怕什么?

    她这疑惑的小模样落在谢景淮眼里,让他心里一阵心疼,瞧瞧,都把人给吓傻了。

    “没事了。”谢景淮又拍了拍她的后背,道。

    顾浅张了张嘴,刚要说话时,却瞥见了一个刚刚被她打飞的刺客正从地上爬起来,手里还摸了掉落在地上的剑,正冲她的方向冲过来。

    “夫君小心!”顾浅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将谢景淮护在身后,抬手便要阻挡那剑。

    那剑划破了她的手,顾浅眸光一寒,抬起另一只手将他打飞了出去。

    距离顾浅不远的地方,一女孩正匍匐着想要拿回自己掉落在地的玉佩,那剑刚好落下,直直的插在了她面前。

    剑上的血滑落,直接滴落在了她的玉佩上。

    这突发一幕让女孩面色苍白,但她的视线却直勾勾的落在了地上的玉佩上,眸中似是带着几分狂喜。

    只见,那玉佩正缓缓的吸收着那滴落在它身上的血液,里面似乎有活物在活动……

    这一幕,除了那女孩之外,并没有人注意到。

    “浅浅!”谢景淮怒了,忙抓过顾浅正在流血的手,冷着脸从暗袖里拿出手帕给她包扎,冷喝:“你不要命了?!”

    她力气大速度快,方才他一时不察,还真被她挡在了身后。

    “我没有不要命啊,我……我只是在保护你……”顾浅扁了扁嘴,看着受伤了的手,委委屈屈的嘟囔道。

    她做错了什么?

    夫君怎么看起来好生气的样子。

    谢景淮面色阴沉,看着顾浅这委屈的小模样,薄唇动了动,刚要说话时,上官月便带着人来了。

    板栗刚好把最后一个刺客解决,将软剑收起来,乖巧的走过来站在自家王妃身后。

    “啧啧啧,这还真是……惨烈啊。”上官月带着侍卫姗姗来迟,看着这一地的刺客尸体,摇摇头,眸中却是掩不住的幸灾乐祸。

    “上官月!你怎么现在才来!”

    上官月一出现,上官如烟便尖叫出声,语气中带着几分崩溃。

    好端端的一个茶会,莫名其妙遇刺也就算了,她的衣服居然还被匕首给划开了,露出了里面的里衣!

    更让她难堪的就是,她的身子还被那些刺客给看光了!

    虽说那些刺客现在已经死了,但那一幕都被躲藏起来的贵女们看到了。

    这下子,所有人都知道,她上官如烟的身子被外男看过了!

    让她怎么能接受!

    上官月睨了上官如烟一眼,如同再看一个智障一般,冷冷问:“我什么时候出现跟你有关系?”

    “你没听到有人喊刺客吗?!为什么不带侍卫来帮忙!!”上官如烟如今心里是又怒又羞愧,捂着自己胸,怒瞪着他,厉声质问。

    “你是不是想让这些刺客要我的命?上官月!你怎么能那么恶毒!”

    顾浅:“……”

    这……这咋回事啊?

    这两人怎么突然吵起来了?

    顾浅好奇的伸长了小脖子,想瞅他们两眼,却被一只大手按着头,硬生生的把她按了下去。

    她嘟嘟嘴,不悦的瞥了一眼自家夫君。

    然,一看到自家夫君黑着脸的模样,她瞬间就焉了,小脑袋也低了下来,看起来怂了吧唧的。

    得,她倒忘了,自家夫君还要顺毛呢。

    这下子打屁屁是逃不过去了。

    上官月冷哼了声,直接无视掉在气头上进行无差别攻击的上官如烟,朝着谢景淮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刚刚可看到了,谢景淮面前站着一少女,正被他用身子挡着。

    啧,这少女,大概就是那小豆丁了。

    没想到啊,小豆丁恢复原本模样,也没高到哪里去嘛。

    被无视的上官如烟心里气炸了,转过头就要对他发难,却猛地看见了站在那儿的谢景淮,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极为苍白。

    他、他怎么会在这儿?

    难不成,刚刚的事情,他、他也看到了?!

    “哟,小豆丁。”上官月走到谢景淮身边,笑眯眯的看着正耷拉着小脑袋,看起来焉不拉几的顾浅,冲她打了声招呼。

    “哟,大傻子。”顾浅抬起头,举起没受伤的爪子冲上官月有气无力的摆了摆,随后大眼睛水汪汪的瞅着谢景淮:“夫君,我手痛。”

    在上官月跟她打招呼的时候,谢景淮的脸已经黑如锅底,心里不仅有着怒,还翻腾着酸意。

    但,这复杂的感情,在她这软软的声音中瞬间消散。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章节目录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暖手宝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暖手宝宝并收藏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