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队,你你”安烟哆嗦地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顾衍之也不在意,看了看自己和安烟此刻几乎一丝不挂的模样就已经知晓了现在的情况,他指了指大门的方向,“自己走”“我”“不想难堪就自己走。”安烟呼吸急促,胸前两团就跟着上下抖动,她只是想了一瞬就分析清楚了,她不能走。

    现在走了,就是认输。

    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好机会了。

    他哭着抱住了顾衍之的腰,抽噎道“顾队,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我失了清白,爸爸知道会打死我的。”顾衍之蹙眉,一根根掰开安烟的手指,他捡起地上的衣服丢给了安烟,自己也迅速地套上了衣物,这才开口“安烟,你太年轻了。

    我是个男人,男人有没有和女人做,心知肚明。

    这和醉不醉没有任何关系。”“果然男人都是提起裤子就翻脸不认人的吗”顾衍之指关节轻叩木桌,眸中有阴鹜慢慢涌出,他似笑非笑,“安姐这是冥顽不灵要死磕到底了那就让医生来检测检测,看看你的身上有没有我的体液”“你”“你是警局的人,应该知道这项技术早就有了,我不是唬你的。”安烟捡起了包包,抱在胸前,狼狈地离开了。

    她走后,顾衍之拿着手机离开了书房,吩咐佣人将书房消毒,至少三次。

    他回到了卧室,也就是他和易良辰的婚房。

    他拿了换洗衣物,去浴室洗了三遍澡,直到把浑身都搓得暗红一片他才罢休。

    原来对于不是易良辰的女人的靠近,他这般抵触嫌恶他将换下来的衣物全都丢出了门外,唤佣人拿去扔掉。

    做完这些,他才拿出了手机,将那条易良辰曾经自作主张给他录的晚间入睡闹铃设置了重复播放。

    “衍之,良辰美景作辅,爱意在黑夜里发酵,你感受到了吗很晚了,哎,晚安”想来也是奇怪,这铃声在他手机里存货了这么久他都没有发现这其间端倪。

    倒是方才迷糊之间在书房连续听到几遍后,忽然就听出来了。

    这句话去掉首尾,其间三个分句每一句都藏了头。

    合起来就是——衍之,良辰爱你。

    很爱,晚安这个女人连失踪逃跑了都不放过他他一时间想到了唐僧和孙悟空,他此刻不就像是被易良辰困住的孙猴子吗而那紧箍咒就是她留在他生活里的点点滴滴。

    该要感谢这铃声及时唤回他的神志,否则方才真的要铸成大错。

    他就这般听着易良辰隐藏的告白,不知过了多久。

    佣人来敲门,叶庭深来了。

    顾衍之收拾了一下就下楼了。

    叶庭深见着他,狠狠地叹了口气,“你怎么瘦成这样了”男人脸上颧骨高耸,就连锁骨都分外地突出了,眼下青黑更是愈发严重。

    顾衍之并未回答。

    叶庭深也不在意,将提进门的礼盒拿到了顾衍之的面前,“这是安烟托我给你的,你是不知道那姑娘哭得浑身都在抖,惨兮兮的,就她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再也没脸见你了。

    她她知道错了,希望你能原谅她。”顾衍之凉凉地看了叶庭深一眼,“我今天才知道,叶副队这么爱多管闲事。”“姑娘威胁我,我不代为致歉,她就死在我面前,我能怎么办话人家到底怎么你了”顾衍之和叶庭深的感情再好,也不愿将发生在书房里的事情告知对方。

    对安烟不好。

    男人唇线微抿,喝了口热茶后问叶庭深,“你怎么有空来看我我听又有命案发生。

    我不在,你得要主持大局”“我来找你主要也是为了这件事。

    我想帮你将功折罪,所以第一时间就赶去了现场。

    在现场我发现了一根非常细的红绳,检验中心连夜做了处理,发现红绳的内侧有一行极的字,上面写着‘LCLYZF,如果能破译这几个字母的意思就能突破了。

    可惜那红绳在雨水里泡久了,指纹全都没了。”顾衍之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他捏着茶杯的手都忍不住收紧了。

    叶庭深许是没有看到,就继续“红绳我拿不出来,但是我拍了照,发到你微信上,你可以先瞅瞅。

    我看你身体不大好,养好了再去局里吧这个案子我会盯紧的。”“顾老弟”几声连续的呼唤才将顾衍之喊回了神,他笑了笑,若无其事地解释“走神了,我也在思考那串字幕的意思。”“行,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还有别和人家姑娘置气,你可是男人,别掉价”“好。”叶庭深刚走出大门,顾衍之的手就脱了力,茶杯坠地,摔得粉碎。

章节目录

我用生命呼唤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易良辰顾衍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良辰顾衍之并收藏我用生命呼唤你最新章节